质疑权威,追求真理 ——记秦序教授来我校讲学
发布人:留生 发布日期:2018-04-15  浏览次数:382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本网讯(音乐学院 杨笑)2018年4月11日上午九点,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研究生导师秦序教授在百忙之中应邀为我校学生开展了一次精彩绝伦的讲座。秦序教授师从李纯一先生,主要从事中国古代音乐史研究,此次讲座主题为《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孔子为何极力推崇西周礼乐文化》,由汪海元院长主持。

这天天气炎热但秦老为保持礼节一身西装革履为我们讲学先生笑容可掬在开场前结合了前一天李宏峰教授的讲座,用接地气的语言旁征博引,介绍了自己的学习经历和对音乐学的看法来激励我们对音乐研究的热情。

“昨天李老师说我们艺术生的文化素养与其他专业的学术相较不高,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大家也不要气馁,因为我的学历也就是初中毕业嘛!”同学们听了秦老这番话笑了起来,讲座的氛围也变得更加轻松活跃。“但是也要知道自己的不足之处,‘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就是双倍的无知’……”秦老用朴实的话语告诉我们既要自信又要自知。

在进入讲座主题之前秦老面对大家做了一个动作——身体微微前倾像要鞠躬的样子,双手相当作揖一样在心口之上捧之,这个动作与《先师孔子行教图》中的所绘如出一辙,被称为“执圭”。秦老做完起身便给大家科普讲座的题目由来“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这句话完整的是“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意思是:周朝的礼仪制度借鉴于夏和商二代,是多么丰富多彩啊。我(孔子)遵从周朝的制度。秦老通过这样一种别开生面的方式引入了孔子思想中核心之一——“礼”,从孔子对礼乐的重视程度谈到礼乐在当时社会中起到的作用。

孔子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和音乐教育家,他非常喜爱音乐,喜欢唱歌,喜欢演奏乐器自弹自唱,喜欢作曲。《史记·孔子世家》中有孔子学古琴弹《文王操》的故事,体现了孔子对音乐有着自己的理解和对音乐的执着。孔子重视音乐也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着莫大的关系。西周直到春秋初,是一个特殊的礼乐(音乐)世界,当时贵族子弟的礼乐教化与赋诗社交的史料都能够体现当时的情况。宫廷各种祭祀、宴飨、朝会、征战仪式活动,都离不开音乐;赋诗广义上来说包括宴飨之礼的歌诗,歌诗为享燕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在当时的环境社交战争生活中都离不开礼乐野蛮的战争与彬彬有礼的举动并存现实的需要和社会的习惯使得诗乐在当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孔子也将音乐融入他的教学之中,即“乐教”。孔子时代的礼乐教育,既重视全面发展、又重视真、善、美的相辅相成,希望培养的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谦谦君子,具有崇高品德、勇敢精神。更重要的是努力追求忠恕仁义,实现节用而“爱人”,是文武双全的高素质人才。“移风易俗,莫善于乐。”放眼社会,孔子的这句话也同样适用,秦老通过播放了《泰坦尼克号》中乐手演奏的片段来体现音乐的巨大力量,对人的影响。

礼乐文化紧密结合了文学艺术,艺术具有建筑在个性、民族性、时代性基础上的多样性和创新性,具有独特的美的价值,同时优秀的艺术作品又具有普遍性和永恒性,可以影响不同民族不同时代的人们。同时,艺术和审美还具有包容性多样性,艺术可以百花齐放可以无限丰富和多样,因而,文化艺术才能够实现费孝通先生提出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才能够最终实现“美美以共,天下大同”的人类美好理想。“未来世界的发展,艺术的空间极大”秦老语重心长的对我们寄语道,“得其素、得其志、得其仁”。希望我们在学习中能够体会到这三点。

在最后提问的阶段,同学们显得都有些羞涩和拘谨,秦老依旧笑呵呵和我们说了个段子:“问美国、欧洲、非洲和中国的学生:对其他国家食品短缺有什么自己的看法?然后美国学生问什么是其他国家?欧洲学生问什么是食品短缺?非洲的学生问什么是食品?而中国的学生问什么是自己的看法?”同学们听了这个段子也都自嘲的笑了起来。秦老说道:“大家要不断的问自己‘是吗’?这个问题是这样的吗?老师说的对吗?权威的书本知识对吗?我们作为研究学者,要在做学问上成为一个‘杠精’!”

“音乐学也是一门科学,我们应该要做到面对科学的时候,追求真理,质疑权威。权威说的话就一定是对的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对吗?我们站在庐山中看到的庐山就是假的吗?只看到庐山上的一块石头、一棵树就是假的吗?”大家听了这话都摇摇头,秦老又说:“这句话从哲学的某个角度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应该具有逆向思维、反向思维、侧向思维、综合性思维等多角度思维去看问题,这样才是我们研究者必须要有的素质。”

秦老认为这不仅是研究时所具备的素质,也是我们做论文时候必备的素质,“我们现在做的论文啊问题越来越小,越来越细化碎化,这导致了我们研究事物变成了盲人摸象,每个人都只研究了一块领域。研究一棵树慢慢成了研究树干、树枝、树叶,到后来研究树枝的一小节和树叶一片中的一段,整体性和系统化也没有了。”

“论文就是科学研究报告,希望大家能够具有宏观的思维,打破学科界限。研究音乐史难道就只盯着历史么?我们能不能想想音乐社会学、音乐人类学、音乐文化学?不仅如此,我们还能不能从经济学、传播学、甚至医学等多学科来看问题?”秦老最后说着,“写文章不是为了说服自己,而是要拿出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观点。面对科学的时候,我们为了追求真理,要不断的质疑,不停的再问自己一句‘是吗’?”

最后,留生老师致简短的结束辞,在同学们一次次的鼓掌中秦序教授笑着对我们再一次用“执圭”的动作结束了他的讲座

讲座持续了两个小时,秦序教授学识渊博,对知识的引用信手拈来,用风趣幽默的语言结合了当下流行的语言和段子深入浅出的给我们传授了很多知识和道理,将整场讲座置于轻松、活跃的氛围中,让我们意犹未尽,受益匪浅。相信通过这一次秦序教授的讲座,同学们一定会在之后的研究之路上受到启迪,更进一步。

 审核者:张建华 审核日期:2018-04-16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